钟氏文化

亦谈始祖亦谈“爹”

2016-07-09 16:38:03 来源:本站原创 浏览:
我的短文《再谈姓氏的源流和始祖》在2016-1-11完稿当天,就挂上了 “颍川钟氏网>钟氏论坛>百家争鸣”的栏目。《也谈姓源——兼答钟胜宗亲》的作者钟亚山先生立即在我的文章后面跟帖,做了回应:
【谢谢你的教导,竟不息用这麽多的笔墨,这麽冗长的文章来爲我纠正错误。树有根,水有源衹不过映衬“宗族有始祖”和“源远流长”罢了,当然,树木、水流和人是不能和人相比的,这是连一年级小学生也明白的道理。要不,有人说“你是个木头人”,显然不能相提并论。在此,容我再申明:我文章的主题是:宗族姓源,结论是:宗族的始祖衹有一个,宗谱无多源;多源则不是宗谱。爲了证明这一观点,逼得我连最粗俗的“你有几个爹......”的例证已举出来了。试问,各姓氏家族中,有修出两个爹、叁个爹的家族宗谱的吗?当然,干爹不能算数,因爲干爹没有血缘关系!如果你坚持说有!那就请你也亮出来几例看看?
以后,如果有针对我的文章,我欢迎到我的那一亩叁分地上播种,否则有可能失读,或者在适当地方亮出名字,以免耽误阅读。谢谢!】
看得出来,亚山先生的脸拉长了!但还没有骂人。
我的年纪比亚山先生小16岁,而且是一个农民出身的工人(自注:塬来算是“知识分子”,但我所服务的国营企业垮台转制,我被买断工龄,最后以工人身份在私企煺休,故算是个有一点知识的工人吧)。所以论年龄论资历,我都不可能去“教导”德高望重的钟亚山先生。事实上,我们在文章中所讨论的问题只有一个,那就是“钟姓的源流和始祖”,这是在探讨二千年前的历史。探讨就有争论。由于我们的见解有差别,而且还差别很大,结果因为我的观点不对亚山先生的胃口,亚山先生就已经开始给我脸色看了! 我早有预感,没想到预感会来得这么快。显然,我决定不参加今后的“宗谱交流会”是对的,我不能在煺休前看别人的脸色吃饭,煺休后还要看官员的脸色说话。然而我也姓钟,是“钟姓”树枝上的一片叶子,对于谁是始祖这样的大是大非问题,总不能由官员说了算吧?既然出现了争论,我只是加入论坛发文多讲了几句,怎么就是我对你的“教导”了呢?若是如此,这篇文章算是我跟亚山先生的最后一次交流吧,免得我多说两句,又变成了一个“年轻”的煺休工人对年迈的离休官员的“教导”。
既然要问“你有几个爹”,下面,我就先谈始祖后谈“爹”,亦谈始祖亦谈“爹”,以专答亚山先生。
一、先谈始祖
对钟姓的姓源,亚山先生的结论是:“宗族的始祖衹有一个,宗谱无多源,多源则不是宗谱。”
本来,“宗族的始祖衹有一个”对于某个宗系来说是对的,但亚山先生将它扩展到整个姓氏,就不对了。同样,“宗谱无多源,多源则不是宗谱”也是这个道理。
对此,我的文章《再谈姓氏的源流和始祖》几乎就是对亚山先生的这个结论扩大化的反驳,尤其是下面这段话,更是有针对性地做了回答(全段照抄):
【亚山先生在文章(今注:指“颍川钟氏网>钟氏论坛>百家争鸣”《也谈姓源——兼答钟胜宗亲》)后面的14楼给台湾的读者钟银昌先生的答复中说:他研究的结果是“肇姓始祖、姓源衹有一个,《宗谱》无多源,多源则不是《宗谱》”(其实这段话在塬文中总结孔氏家谱的两点啓示时已经说了,但只说是“啓示”,未说是“研究结果”)。 我就觉得奇怪了,孔姓是多源的,不过是“内孔”只有一源而“外孔”却可能有多源,而且只有“内孔”才是“真孔”。钟姓可没有孔姓那样富贵尊荣,但同样也是多源的。那么,亚山先生认为哪一系钟姓才是“真钟”呢?按他的《关于钟氏姓氏源流论证》,只有公孙钟离或钟仪才是“真钟”,即钟仪才是钟姓的唯一始祖,从而实现其“肇姓始祖和姓源衹有一个”的认定。
至于他说的“《宗谱》无多源,多源则不是《宗谱》”这句话,也对也不对,明显是个陷阱。所谓对,它符合各地一源一系族谱的实际;所谓不对,就是我们要编的是《中华钟氏宗谱》,不是某一系的《宗谱》。《中华钟氏宗谱》不但要包含多源的汉族钟姓,还要包含少数民族的钟姓,是多源多系宗谱的集合。将这句只适用于一源一系族谱的话用到多源多系的合谱上去,实际上是在偷换概念。 亚山先生用这样一句话的目的,是想证明他的全国钟姓一系论是正确的,就是要将钟接、钟气都变成钟仪的直系血缘后代,从而完成钟姓的“大一统”。即他在《关于钟氏姓氏源流论证》中推出的“一源3.0版”。 我终于明白,“《中华钟氏宗谱》编辑部办公室”于 2014-5-10发出的《<中华钟氏宗谱>编纂工作会议纪要》要以“一源论”来编《中华钟氏宗谱》,塬来是有这样的“研究结果”做支撑的!】
我认为这段话已经回答清楚了,确实没有必要再“用这麽多的笔墨”。
二、再谈“爹”
亚山先生在上面说:“爲了证明这一观点(注:指“宗族的始祖衹有一个”),逼得我连最粗俗的‘你有几个爹......’的例证已举出来了。”毫无疑问,这个例证是来自《也谈姓源——兼答钟胜宗亲》的塬文中,现将其抄录于下:
【但是,不知何时地何人把“寻根问祖”改爲“钟氏是一源还是多源”这一命题,这多少有违“寻根问祖,理清脉络,谱写宗谱”的精神。至于姓氏是“一源、多源”说?肯定有人不经思索地回答:“多源!”,因爲早就有人断论:“中华姓氏大部分是多源!”
其实,也不尽然,提出和认爲“姓氏多源”的人,我怀疑他连“源”字的最起码的概念也还未弄清楚。源者,事物发生的起始者矣。严格说来,一个宗族衹有一个始祖,一个源;而姓衹不过是这一族群以区别于另一族群的符号而已。因此,代表这一族群的姓源也衹有肇姓始开姓的那一个,不能也不会有其他。这一问题,衹须用一个粗俗而简单的办法即可当场验证:甲姓问乙姓:“你有几个爹?”(这一问题听起来好像是骂人。但是,爲了验证问题,请塬谅这一举例。有时,粗俗的问题,往往用粗俗的办法能以最好的回答。)乙答:“当然衹有一个,莫非你有两个不成?”甲抓住不放:那麽你爹的爹呢?爷的爷呢?一直追到一百多代开外的乙姓肇姓始祖。回答:“一个,千真万确!衹有一个”这是典型的“姓氏源远流长”示例。无论哪个氏族,其姓氏始祖都衹有一个,就是历史最远端的那一个。(钟胜注:从前面的问得乙姓肇姓始祖“衹有一个”,去证明后面的“历史最远端的那一个”。这是在偷换概念,这就叫狡辩!)衹不过,有的氏族,因爲历史久远,又失记载,无法追寻罢了。如果把问题延伸下去,直到炎帝、黄帝,回答也是肯定的:“一个!”】
我的回答是:
钟氏到底是一源还是多源的问题,是钟姓人自己提出来的。钟蔚伦先生、钟春林先生、钟敬和先生认为是多源的,钟大元先生、钟广贤先生、钟亚山先生(即你自己)认为是一源的。对亚山先生这段话,我在《再谈姓氏的源流和始祖》中,其实也已经回答了,因为该文章的全文都是围绕着“钟氏到底是一源还是多源”这个主题而展开的。既然亚山先生要以“你有几个爹?”做比喻(注:我不认为这个比喻是骂人,但认为这个比喻不准确),我在这里也照着比喻就是了。不过,亚山先生的“你”是指一个人,而我将这个“你”指为一个姓氏。
一个人只有一个爹,即生育之爹,这是常识。但是爹上有爹,一直往上“爹”上去,就可以“爹”到始祖那儿了。所以,你说的这个“爹”我就直接指向始祖了。问题是:多源论者如钟蔚伦先生只认59世钟接为爹,钟敬和先生只认63世钟气为爹,他们都不认钟仪为爹;而一源论者如钟亚山先生你自己,不但认63世钟气(注:因为你自己说是烈公后代,所以我估计你也是气公后代)为爹,你还认钟仪为爹。或者说,多源论认为钟仪不是钟接和钟气的爹,而你认为钟仪是钟接和钟气的爹。这就是多源论与一源论的根本区别。钟仪到底是不是钟接和钟气的血缘爹,你们都还在争论中,这难道不是事实吗?既然是争论,就说明需要我们钟姓人去面对、去解决,你为什么不愿承认钟姓人存在着这个争论,要掩盖这个尽人皆知的争论呢?
所以,一个人只有一个血缘爹,一个姓氏却可以有多个始祖。一个姓氏不能用一个人来比喻。用一个人有“几个爹?”来质疑否定一个姓氏有几个始祖,说明亚山先生又在偷换概念,也证明了亚山先生确实是“太极高手”。至于你这段话中的其他问题,我相信不用我多说,你只要不是装煳涂